站內搜索:
 
 
>> 所在位置:網站首頁 >> 城市商情 >>詳細內容  
北京壓,雄安擠,石家莊未來在哪里? 
   2019-12-12   中國城市中心 

天下三分,獨缺一隅。

 

在傳統的京津冀格局中,石家莊本來是作為單獨的一,隨著雄安新區的設立,京津冀已是四大勢力,作為河北首府的石家莊,卻長期被湮沒。京津冀也由此缺少一大戰略支柱,這也是其長期無法與長三角和珠三角抗衡的一大原因。

 

2018年,石家莊GDP7000億的門檻邊上,在河北位列第二,在整個京津冀經濟圈中位列第四,若論增長,石家莊7.5%的增速,高于全國水平,也高于河北省水平。同時還遠高于京津。呈現騰飛之勢。

 

在雄安崛起,京津變局的情況下,石家莊能否發揮后發優勢,強勢崛起?

 

1)石家莊的兩大時勢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

時勢二字,對于城市和區域的發展,至關重要。石家莊的興衰沉浮也由時勢造就。

上世紀初,由于偶然的因素,石家莊成為京漢鐵路和正太鐵路的交匯點,從此由一個不為人知的小村莊,崛起為大都市,并逐步取代正定和保定,成為控燕京南門、扼冀晉咽喉、連齊魯中原的華北重鎮。甚至后來成為河北的省會。逐步成為國家的棉紡、醫藥、化工、裝備制造等產業基地。可謂好風憑借力,送我上青云。

 

但是,石家莊在京津冀內部長期被邊緣化,也是不可抗拒的外部時勢所至。

 

從清末至建國前,華北動蕩不安,行政建制亦不穩定,長期以來河北的中心并非石家莊,而是保定,甚至是天津。直至1966年,石家莊才確定為河北省會,由此,石家莊相對一般的省會基礎相對較弱。成為中國最沒有存在感的省會城市之一。經濟上被唐山壓制,文化上不及邯鄲歷史悠久,旅游方面不及秦皇島和承德享譽全國。甚至河北最好的大學也在保定和天津。

 

河北的人才與資源,被京津吸納。河北東北部城市,也主要受到京津的影響。特別是唐山,保定等,憑借融入北京和天津獲得的快速發展,逐漸與石家莊分庭抗禮。石家莊作為河北的省會,實際影響力,局限在冀南半壁江山。大大影響了其對于全省的資源調動和利用能力,更遑論融入京津冀經濟圈,乃至三足鼎立了。

在河北,石家莊的首位度非常低,唐山經濟總量第一,邯鄲,保定,滄州亦接近石家莊,與一般省會一城獨大不同的是,河北幾乎是群雄并立,石家莊并無絕對優勢。改革開放前期,中國奉行的是非均衡發展戰略,即優先沿海,再發展內地,在此戰略之下,北京和天津率先發展,河北整體陷落,石家莊更被遺忘。

 

此一時,彼一時。

當下石家莊躬逢兩大時勢。

一是,國家大勢發生了巨大變化,中國已經從非均衡戰略,過渡到全面崛起戰略,大規模的產業轉移正在全國以及各個經濟區內部進行。未來從北京和天津向河北進行大規模產業轉移,亦將成為定局。珠三角的產業也可北上,石家莊可借助此次產業轉移的時機,實現新的飛躍。

 

二是京津冀內部時勢變化。老鷹拔羽,猛虎拔牙,京津以前虹吸河北資源,靠的不是市場體系,而是強勢的權力體系,隨著央企和大學等強勢的權力資源體系遷出京津,石家莊將不再弱勢。京津瘦身,雄安攪局,重在以各種改革進行試點,并不會成為大都會,暫時領先河北的唐山,不過是座單一工業和能源城市。未來京津冀真正能夠持續壯大的,其實就是石家莊。

 

新的時勢,站在石家莊一邊。

 

2)成為京津冀最大的增長極

 

此起彼伏。

 

2008年至2012年,石家莊五年增長分別11.0%11.1%12.2%12.0%10.4%,全部超過10%,自2012年至2018年,石家莊增速高于河北省平均水平。也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最近五年,京津都遇到了發展瓶頸,北京屬于主動做減法。當下北京的第三產業占比超過80%,金融產業和信息產業、文化產業成為主導力量。雄安新區的使命之一,是承接北京功能的疏解。一百多家央企中,超過一半的總部駐扎北京,在中國十大醫院中,四家在北京。全國985大學中,五分之一在北京。央企,大學和銀行等壟斷性資源,是北京壓箱底的資源,若被分流,北京的綜合競爭力將大大下降。北京的經濟排位,將從當下的全國第二,長期看跌,二十年后,應該穩定在全國前五名之外。

 

同樣,雄安崛起,也沖擊了天津的地位。削弱央企投資天津力度,而這正是以前濱海新區崛起的最大籌碼。濱海在2017年度出現了倒退。未來二十年,天津在全國的排位也將下降。

 

在京津冀內部,京津在傳統產業領域均已經達某種極限。北京服務業達到80%以上,為大陸城市最高。其傳統產業,不可能再復興,天津也難以找到新的戰略腹地。

 

而石家莊則不同,此前,石家莊市區面積僅156平方公里,嚴重壓縮了其發展空間。石家莊弱在縣域經濟,而非城區經濟。在都市區組團縣市納入市區統一規劃之后,石家莊的都市區總面積擴張為3000平方公里左右,是目前的十幾倍,戰略空間急劇擴大。尤其是2014年,石家莊正式撤縣并區,將正定、藁城納入主城區,城區更為龐大,漸成大省會之勢。

 

石家莊的中部將成為一個產業豐富的區域,囊括了原來的中心城區和高新區,以及新加入的正定區,此前高新區就是產業強區,正定新區未來亦將實現產業突破。除傳統強勢產業外,未來將承擔全市乃至全省的服務業功能,東部則可放手大搞制造業,試驗新興產業。

石家莊實施中東西分區發展戰略,拓展更廣闊的戰略空間,特別是中部和東部,均以實現大規模工業化為重點,如果能夠實現和目前石家莊主城區接近的發展程度,幾乎等于再造幾個石家莊,未來潛力驚人。鄭東新區再造鄭州,石家莊最大的新區正定新區,也啟動了擴張之路。

 

在區域不平衡之外,石家莊還存在城鄉不平衡,實現鄉村振興,亦可壯大整體實力。

雄安攪局,對石家莊卻是好消息,雄安起點既高,離石家莊也近。未來可以借重,形成“京雄研發,石家莊制造”的合作模式。將雄安也變為自己的戰略腹地。

 

當下,中國有15個城市進入萬億俱樂部,石家莊體量尚在6000億量級,在全國排位30名外,比近鄰的省會鄭州少了4000多億,比濟南少了1000多億。石家莊的潛力,遠在天邊。

 

石家莊正定國際機場2018年旅客吞吐1133萬,增速18%春秋航空第二大基地在石家莊,開通諸多國家廉價航空。隨著中歐班列(石家莊—莫斯科)的開通,石家莊的地位更為險要。

 

廣闊的戰略腹地,將使石家莊步入一個高速期,崛起為京津冀第三極,希望巨大。

 

3建成比京津冀最多元的產業體系

 

京津之側,石家莊難以自專。

如同香港的存在影響珠三角城市產業定位一樣,京津的存在也影響石家莊的產業結構。

 

2018年,北京的三產占比81.0%天津三產占比也達58.6%也已經確立了第三產業的主導地位。北京作為京津冀最重要的城市,分流了石家莊乃至河北的三產。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北京的轉型也給石家莊提供了機會,石家莊的制造業可以在京津的夾縫中壯大。

 

2018年,石家莊的三大產業比例為6.937.655.5尚未完成徹底的工業化。 石家莊在十年內不能去制造業化。而應實現制造業與服務業并舉;在制造業領域,傳統產業與新興產業并重。

 

因緣際會中,石家莊可建立比京津更為多元的混合產業體系。

 

石家莊確立了“4+4”的產業目標。其實,提出構做強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醫藥健康、先進裝備制造、現代商貿物流四大產業,培育壯大旅游業、金融業、科技服務與文化創意、節能環保四大產業。2018年,石家莊的現代產業增長超過11%對經濟貢獻超過50%

 

石家莊的產業戰略,混合制造與服務業。

 

以高端產業,新興產業為“奇兵”的同時,石家莊需要完成傳統產業的升級。

 

石家莊因為歷史原因,形成了紡織,建材,醫藥,化工食品等幾大傳統產業。

石家莊目前在醫藥行業,原料制造占70%,成品才30%,如果能夠完成產業鏈延伸,前景廣闊。其余產業亦存在類似的機會。此外,實現企業的改制重組,亦是一種轉型模式,華北制藥借與冀中能源的聯姻,完成了自身的再造,將成為石家莊眾多企業轉型的普遍模式。

 

天津的濱海新區將新興產業作為重點,保定在打造電谷,未來雄安新區,更是高起點發展新興產業,高端產業。在高端產業和新興產業領域,石家莊并無特別優勢。這是石家莊區別于其他省會城市的重要特點之一。

 

在制造業領域,石家莊將形成一種混合與多元的產業體系。

既有紡織、化工、醫藥、鋼鐵等傳統產業。并且存量巨大,急需產業升級,同時,也發展了生物醫藥,信息技術,裝備制造等產業。

當下,石家莊的信息技術產業中,以液晶相關產業為代表的石家莊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以光電和導航通訊為核心產業體系的鹿泉經濟開發區,已經形成兩翼。工業增加值已超百億,占全省同行業的30%左右。

未來石家莊將重點聚焦光電、集成電路、衛星導航等產業,積極培育拓展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可穿戴設備、數字經濟等新興領域。

石家莊高新區排名全國15強,高新技術企業超200家;科技型中小企業總數上千家。其中滬深兩市和香港聯交所十余家,新三板近30家。中國電子科技集團第五十四所、十三所代表著中國通信和微電子技術領域的最高水平;石藥集團的維生素c產品銷量位居世界第一;國祥運輸的高速列車空調、永生華清的液晶材料等產品銷量均居全國第一。

 

石家莊的人才儲備雖然不比京津,但是在河北首屈一指,河北多數大學都落地石家莊,在校大學生人數達到60萬以上, 僅次于北京,教育發達,人力資源豐富,可在創新方面超常規發展,建立京津之外的高新產業和新興產業高地。


      石家莊畢竟是省會,公共資源的擁有量非其它城市可比。不僅大學集中石家莊,河北最好的醫院、省級媒體和文化集團也多數在石家莊。雖有京津在側,石家莊的服務業也發展強勁。三產比重超過全省平均10個點,潛力巨大。

 

京津已經去制造業化,金融產業和TM產業,房地產業成為三大主導產業。其它制造業城市服務業和農業均不足。唯有石家莊,產業結構最豐富。農業有一定基礎,制造業為沖刺力量,兼備服務業。


4)石家莊需創造“大陸模式”

 

在河北內部,與唐山與滄州的環海模式,以及涿州等13地環首都模式不同的是,石家莊必須建立以內生性增長為主的“大陸模式”。

 

石家莊的大陸模式,與沿海模式,有兩大重要區別。


其一是,無論是浦東,濱海,曹妃甸還是渤海新區,其真實的起家方式,都是發展沿化工業,如鋼鐵,石油等,這些項目投資巨大,動輒數百上千億,對于拉動當地經濟總量,效果顯著,但是,其真實的經濟效率,值得懷疑。

 

身處內陸,石家莊卻不可能如這些沿海區域一樣,發展重化工業,恐怕還是要以傳統制造業為主,以裝備制造業等高端制造業為輔。

 

事實上,大眾產業生命力也更持久。中國國民收入偏低,低端消費流行,未來,中國將從低端消費過渡到大眾消費,重化工業無法產生直接消費,并非適合所有區域。在此過程中,傳統的大眾制造業,前景廣闊,更適合一般城市。

 

其二是,這些沿海新區都不具備內生性發展特質,其資源投入,主要來自中央乃至各個央企,最典型的就是濱海新區,云集了近百家央企,整個新區,基本上靠央企撐起來。其經濟增長,對于政策性投資依賴過大。國有企業,壟斷性企業比重過大,民營經濟缺乏活力。

 

石家莊卻富有經濟效率和經濟活力。2018年,石家莊的民營經濟占比約63.5%,遠遠超過上述城市。

 

未來,河北要做大經濟總量,在中國這個行政力量主導的國家,亦需要爭取政策性支持,但是,石家莊既政治地位不及京津,區域優勢亦不明顯,恐難以寄托過大。石家莊最大的優勢,仍然在民營經濟。

 

堅守大眾產業,堅守民營經濟,以活力和效率取勝,方才是石家莊創造大陸型城市發展模式的精髓。

 

作為一座因鐵路而興的城市,石家莊南北方向連貫北京、武漢與廣州,至長三角雖拐個彎,但至上海和南京等重鎮,亦有鐵路相連。接受產業轉移方便,對周邊市場輻射亦方便。

 

 

5)坐斷冀中南,成就5000萬人口的獨立市場

 

當下,石家莊有近1100萬人口。

事實上,北京以南的河北部分,是一個天然的大市場。保定、石家莊、衡水、滄州,邯鄲、邢臺六市,總人口達5000萬之巨。足以抵得上一個南非,或者是一個韓國。一直以來,因為石家莊和保定的各自發展,以及北京的虹吸作用。,河北的中南部沒有形成統一的市場。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遺憾。

 

北京吸附的外地青年中,河北人口超過250萬之巨。這是河北的巨大損失。未來河北南部需要整體性崛起。形成石家莊、保定兩大經濟重鎮,方才可以阻斷保定以南部分區域的人口,過分向北京流動。將人留在保定以南。

 

若考慮到保定與廊坊的離心力,則冀中和冀南的五大城市,石家莊、滄州、衡水、邢臺、邯鄲,總人口也達到4000萬左右。

 

石家莊的獨特性,就在于其發展模式的多元,既是承接京津產業轉移重要基地,亦是冀中南區域的發動機。

 

擁有5000萬人口的廣闊腹地,也為冀中南的產業振興提供了龐大的市場。這是石家莊未來最大的依靠。

 

石家莊雖沒有985211等頂級高校,但是作為省會,教育、醫療等公共資源仍很豐富。當下石家莊擁有44所大學,在校生62.2萬人,遠勝唐山的11萬。甚至超過了天津。

最近兩年的北京,常住人口連年減少。隨著雄安崛起,以及央企、高校的搬遷,北京人口還將至少降低三百萬至五百萬。最終定格為15001800萬左右。

 

2013-2018年間,石家莊常住人口從1049.98萬增長至1095.16萬,增加45萬人。在全國搶人大戰中,武漢,成都、西安等城市暫時占了先機,石家莊雖并非始作俑者,卻是力度最大的城市。零門檻落戶,以制度領先,后來居上。預計未來石家莊的人口流入速度,將大大加快。最終定格為1200萬至1500萬的大都會。

 

在石家莊人口迅猛增長,其它冀中和冀南城市基本穩定的情況下,以石家莊為中心的統一市場,人口和經濟總量將更為龐大。

 

更重要的是,石家莊是京津冀城市中商品消費能力最強的城市。

2018年,石家莊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為3274.4億元,比上年增長9.1%GDP的比值為53.8%而同期,北京因為高房價與貧富懸殊的影響,社會消費品零售與GDP的比重,僅為35.4%,連續十幾年下跌。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石家莊消費市場有好幾個品類增速超過10%其中,服裝類增長11.3%,化妝品增長12.2%,日用品增長12.0%,中西藥增長更高達21.4%新的消費業態也增長強勢,2018年快遞業務量52268.3萬件,同比增長45.4%新零售勢頭兇猛。

 

若整個冀中南成為統一市場,力量更為驚人。2018年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到11851億,比北京市場還多100億。

 

坐斷冀中南,阻斷河北南部與北京之間的聯系,統一半邊河北市場,以石家莊為中心的華北區域,將成為中國消費市場的重要一極。如此龐大的市場,足以成為企業成長的沃土,城市崛起的根基。

 

6  成為北方開放之城

 

國家曾寄望天津成為北方開放之城。

 

后來因為種種原因,天津的行政體系設置過高,反對改革造成了阻力。

隨著雄安落子,國家對雄安的規劃很高,寄望很大,出臺了很多改革措施。天津在前,雄安在后,兩邊逼迫,石家莊的改革,必須力度更猛,才能脫穎而出。

 

石家莊零門檻落戶,邁出重要的第一步。 

興公民民權,革新經濟結構。應可嘗試。石家莊沒有過多的政治負擔,試得起。

 

2019年以來,全國已有多個城市降低落戶門檻,但是,總體而言,都是吸引的精英人口,武漢,成都,天津,甚至深圳,要求的都是取消對大學畢業生的限制。石家莊則是一步到位,針對所有人降低門檻,取消了學歷和年齡的限制。

 

2018年一年,石家莊市人口增長超過7萬,而且處于加速度中。人才與人口的流入,不僅意味著人力資本的提升,更意味著城市更加包容,開放,并且富有活力。

 

改革中期以后,一個新的現象就是,改革的突破,不再是沿海到內陸,而是在不同領域,有不同的破局者。

 

比如,在醫保改革領域,率先改革和最徹底改革的地方,是深居內陸的陜西神木,雖然當初首倡此項改革的改革者已失勢,但作為一項改革試驗,免費醫療卻在神木生根,并且在為部分地區借鑒。再比如社團登記,NGO的管理,大部制改革,率先是在佛山順德完成的,也是小地方完成的。改革的分散化,必然造成的一個結果就是任何地方都有改革的動力也有改革的可能,未來石家莊這個方面應該也有很大的優勢。

 

建成北方市場化程度最高的大城市,北方最開放和博大的城市,這才是石家莊最大的機會。國家曾經把這個機會給了天津,但是天津沒有抓住,石家莊決不可再錯過。

 

在京津戶籍管制重重的時刻,石家莊取消落戶門檻;在京津限制外地車牌的時候,石家莊率先取消車牌管制。

 

沒有特權,改革先行。

 
>> 活動專題 更多 >>
疫情下商業復興與創新之道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全國商業領域造成了前所未有的重創。在各行各業逐漸由疫情防控轉向復工復產之際,全聯房...
 · 疫情下的商業復興與創新之道線上論壇邀請函
 · 全國商業地產年度形勢分析會暨新年聯誼會邀
 · 2019全國中小城市商業創新發展論壇即將啟幕
 · 新物種爆炸·吳聲商業發布2019
 · 2019中國樓宇經濟全球合作大會邀請函
 · 第二屆金雞湖商業高峰論壇邀請函
 · 第二屆全國中小城市商業創新發展論壇邀請函
 · 中國商業地產界赴美考察
 · 首屆全國中小城市商業創新發展論壇邀請函
 
>> 項目招商 更多 >>
 
 
主辦:全聯房地產商會商業地產工作委員會 運營管理:中商聯盟(北京)房地產咨詢有限公司 備案序號:京ICP備13029072號 京公網安備:110107000221 
北京市海淀區羊坊店路18號光耀東方廣場N座908室  電話:010-63940686 傳真:010-63940687 E-mail:[email protected]
吉祥吉林麻将官网 11选5开奖结果广西 韩国快乐8|平台 北京快乐8金木水火土怎么算 快3最新开奖 陕西快乐十分l开奖结果 黑龙江6+1开奖结果查询表近100期 九游旧版本怎么下载 大发快三骗局输钱揭秘 快三走势图甘肃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北京快中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星悦广东麻将 十一选五一定牛 规律公式极限七码中特 幸运快3大小单双预测 广东36选7好彩3技巧